美国一男子因疫情捅伤3名亚裔 或面临仇恨犯罪指控
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

“你的病情在我们预料中,过几天就会好了,不要太担心,你有点焦虑了。”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

我希望,这一切的努力,不会白费。在我们与新冠肺炎的这场战斗中,新冠认怂了。

通知他出院的前一天,交代完出院用药和注意事项后,忍不住问他:

很多时候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,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,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。虽然血氧在变差,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,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,叮嘱他绝对卧床,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,吃饭有时候也不戴。

相识33天的“生死之交”

另一方认为目前病情虽然恶化,但整体呼吸状态没有继续恶化,在高流量吸氧情况下,支持参数并不是很高,现在进行有创机械通气,开放气道会增加继发感染等问题的可能,可以再给他机会看一看。

3月14日,在经历了33天的救治后,王强出院了。临出院前,他说“感谢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会永远记得你们的,我的恩人,您伴我33天,我念您一生!”